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新寡女人

更新时间:2019-10-22 19:54:19

新寡女人 已ag直营网|官网

新寡女人

来源:南都看书 作者:绿le芭蕉 分类:灵异 主角:郝刚,苏青呈

主角是郝刚苏青呈的小说叫《新寡女人》,本小说的作者是绿le芭蕉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从嘉禾到吉俊海鲜牛排自助,大概有十公里左右,到的时候已经十点过几分了,这自助餐的就餐高峰时期是晚上七八点左右,到了这个点,基本上都快散场了,上楼,只有值班的几个服务员在,有的在把剩下的菜品收进冰柜里,连有些区域的灯光也关闭了一些,一副马上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姜这女人,不简单呐。”

这句话,是中年男人说起于姜来,说的第一句话。

12年前,当年的于姜只有17岁,美得像花一样的年纪,原本读书成绩还不错,完全能考上一个大学,可偏偏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只能辍学出来打工,父亲好赌,欠下了高额赌债。

于姜像所有励志的平民窟女孩的故事一样,拼命地工作,赚钱,改变命运,只是她的命里,老天并不眷顾,并没有给她安排诸如白马王子之类的男人,一切都得靠自己打拼。

辗转来到宏城市,半年多时间,她做过餐馆服务员,复印店的打字员,快递公司录单员,最后应聘到了嘉禾国际大酒店的前台,在前台做了近三年时间,然后传奇般的被大老板看中,提升为酒店的中层管理。

她的这些经历,都是她升职以后,在员工之间当做励志教育一般广为流传,好几次开全体员工大会,大老板都会在会上把于姜的经历说出来鼓励大家,满满都是鸡血,不少人把于姜当做了自己的奋斗目标。

这中年男人也就是那时候对于姜熟悉了起来,两人同为酒店中层管理,当初,他觊觎于姜的美貌,很是献了一段时间的殷勤,可是后来发现,于姜这女人,眼睛都是长在头顶上的,压根没看上任何人。

“上班的那些年里,那于姜就没有交往过男朋友吗?”赵小松追着问,想从于姜的社会关系上,看是否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男人的脸上带着一丝猥琐的笑,“有,哪里没有,可是就没见一个长久过,想来都是露水姻缘罢了。”说到这,这男人在心底狠狠地骂了一句,“妈的,就是在老子面前装清高,也不知道现在是犯了什么事,活该。”

这男人倒也知无不言,把他知道的那些关于于姜的事,说了个底朝天,估计心底多少还是对于姜求而不得,有些不甘心,他说,“倒是有一个开大奔的男人,偶尔来找过于姜,但是从来不上楼,只把车停在楼下,也不下车,每次他一来,于姜就算在上班,也会请假出去。”

郝刚捕捉到了这个信息,立马反问他,“这男人你是否认识,另外,车牌号你还记得吗?”

男人一副夸张的表情,“我说领导,你问这样的话就是为难我了,这过去少说也是四五年,五六年前的事了,我若真能把他车牌号说出来,你肯定觉得我动机不纯了,哪里记得了那么多啊,当初之所以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偶尔会来,是因为一来呢,当初的我比较关注于姜的动向,二来那车确实显眼了一些,两三百万的豪车呐,你也知道,男人嘛,对车总是很*感,所以就多看了几眼。”

豪车、神秘男人!

这于姜的身上,再次笼罩着一层神秘色彩,显然,这个男人不可能是杨崇宇,那么他又会是谁呢,于姜和他又是什么关系?他和杨崇宇的死,是否有关联?

“于姜已经做到了酒店的中层,对于一个没有文凭、没有背景的外地女孩子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是很多人可望不可及的高度,她为什么会辞职,放弃这大好前程?”赵小松提出了心底的疑问。

据这中年男人说,于姜是在四年多前的元旦突然提出辞职的,走得很是突然,不光是同事,连酒店大老板也特意从国外回来,把她叫到办公室里长谈了一次,可终究没能把她给留下,几天后,于姜离开了嘉禾国际大酒店。

没想到没过多久,在宏城市市中心,新开了一家海鲜酒楼,听说老板就是于姜,那酒楼装修豪华,几百平的大厅,开业时候那广告啊,几乎覆盖了宏城市,大到广告站牌、电视推荐,小到短信营销,网络宣传,甚至还有不少街头发传单的。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钱。”男人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说的是吉俊牛排海鲜自助?”郝刚听男人说起了大概地理位置,再加上他对宏城市的熟悉,立马想起了这家店。

男人一听到他竟然知道这家店,有些激动,“对对对,就是这家,开了好几年了,也算是老店,生意一直火爆。”

想到于姜事业做得这样成功,这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有些偃旗息鼓了,话语里明显没了先前的锐气,“这于姜啊,现在牛气了,压根不顾念旧情,我去她店里吃过好几次,也不巴望打折什么的,可每次去,连面都没见过,架子也忒大了些。”

看样子,他还压根不知道于姜的酒楼早已经转让,郝刚知道,该问的都已经问了,从他那应该也问不出其他的信息来,便让他把李姓保安如今的早餐店地址写下,然后和赵小松离开。

走出酒店大门,赵小松伸了个懒腰,折腾一天,确实是有些累了,“郝队,接下来我们去哪?”

郝刚让赵小松坐副驾驶,他来开车,看了看时间,还差十几分钟到十点,“应该还来得及,走,我们去吉俊海鲜牛排自助。”

赵小松眼睛一亮,“你不会又请我吃海鲜吧?呃……刚才的火锅还没消化完呢,这也太破费了些。”

郝刚迅速发动汽车,一脚油门便冲出了酒店的停车场,“你小子想得美,工作去。”

赵小松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撇了撇嘴,“开始还以为你大发慈悲,会让我今天晚上就住在嘉禾了呢,看来对你的传言不是假的,你就是部永不休眠的机器。”

这句话却一下又让郝刚沉默了,曾经,杜梅也说过同样的话,她说她嫁的就是部机器,而且那部机器只会工作,永不休眠。

过了半晌,他才接过赵小松的话头,“你也不看看嘉禾的价格,最便宜的房间也是598元,这是我们这个档次能住的吗?一会啊,你自己选择,要不住单位招待所,要不跟着我去单身宿舍挤一宿,正好屋子里还有个行军chuang,拿chuang被子出来就可以用了。”

赵小松不再开玩笑,“那还用说,肯定是跟着老大走啊,你去哪我就去哪。”

从嘉禾到吉俊海鲜牛排自助,大概有十公里左右,到的时候已经十点过几分了,这自助餐的就餐高峰时期是晚上七八点左右,到了这个点,基本上都快散场了,上楼,只有值班的几个服务员在,有的在把剩下的菜品收进冰柜里,连有些区域的灯光也关闭了一些,一副马上打烊的架势。

郝刚发现,店里还剩了不少的菜,被服务员麻溜的密封起来保存,看样子今天的生意并不太好,从身旁经过两个年轻的女孩子,边走边小声地议论着,说以后再也不来这里吃了,比以前差太远了,“刚才我吃的花甲,一点不新鲜,还是以前好,菜品多不说,还特别新鲜。”

趁她们在收银台退押金的空挡,赵小松蹭了上去和她们说了几句话,了解了下这家店的大概情况,原来店铺转让出去差不多有半年时间了,经营状况每况愈下,流失了不少老顾客。

“你们如果没交钱,还是别在这吃了,和以前真的不可同日而语。”其中一个女孩凑赵小松耳边小声地说。

郝刚和赵小松说明来意,收银台的服务员不敢怠慢,连忙给老板打电话,没一会,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赶了过来,看他那样子应该是一个不善经营的富二代,想来这家店,迟早要被他给开跨了下去。

男孩的语气有些不友善,见面就开始催着他们要问啥赶快问,“我这还忙着呢。”

赵小松听得心里不是滋味,郝刚却不以为然,权当没看到他那傲慢态度似的,问起了转让店铺的事。

这小伙子一听,“你问我她为什么转店啊?难道你们不知道当初在这店里发生的事?”

新寡女人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精怪灵异小说
  3. 现代悬疑小说
  4. 异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