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阴夜

更新时间:2019-10-22 19:33:15

阴夜 已ag直营网|官网

阴夜

来源:南都看书 作者:爱吃辣条的松鼠 分类:短篇 主角:张一凡,冯静

主角张一凡冯静小说叫阴夜作者爱吃辣条的松鼠,讲述了谜一样的公交车失火案,失踪的人,游荡的鬼魂,谁才是凶手,是人是鬼?《阴夜》将为你呈现谜一样的世界,只有抽丝剥茧,才能找到里面五彩斑斓的蝴蝶。的精彩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已经黑了,我和狗哥在森林里拿着手机四处寻找,偶尔还能在山林里听见铁头呼喊晓雪的声音,可是越来越远,声音越来越微弱。

似乎我们已经走了很远了,刚刚还若隐若现的厂房现在已经看不见了,甚至不知道在什么方向,我说:“我们这样漫无目的寻找,很容易迷失方向的,而且手机的电量肯定不能维持到明天早晨,所以我们必须得尽快找一个地方?”

“对啊,我的都是的电量只有百分之四十了,你的呢?”狗哥转过来头来问我。

“我的还有有百分之五十,估计还能再撑上一个小时,你听,似乎旁边有动静?”

“哪里,我怎么没听到。”我把手机光用手遮住,仔细聆听。

“就在前方,有什么声音?”他说的声音很小。

“去看看?”

狗哥点了点头。

我们放满了脚步,一点一点移动,生怕把树林的干枯树枝踩出声响,移动了一段距离,借着微弱的手机灯光我看到了不远处有一处不大的空地,空地的旁边还有一座小的茅草房,而那细微的声音就是从茅草房里传出来的。

“我们要过去看嘛?”

“把手机灯光关了,不然会被发现的。”

我们关了手机光,幸好还有月光,冰冷的月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在树林里,风一吹,照在林子里的月光斑点便开始晃动。

“走慢一点,不要发出声响。”狗哥走在前面,不停提示我。

我轻轻拍他的肩膀说:“知道。”

这间茅草房看样子被荒废了很久,在这样的深山里出现这样的茅草房是很正常的事情,有可能是猎户,也有可能是采药人,来深山里给自己建的零食住所,这给我一种不好的预感,看到这样的茅草房就证明我们离厂房越来越远了,离的越远就越不安全。

我们来到了茅草房外,茅草房的右边是窗户,窗户被一层白色的纸糊住,为什么是白纸,在安中白纸糊窗是不吉利的。

“那边有窗户,我们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

房间里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离的越近就越响亮。

我们站在窗户前,我用一只手指轻轻在白色的窗户纸上抛了一个小洞,然后凑上前去用一只眼睛盯着里面看。

房顶上因为年久失修,破了一个大洞,月光从大洞.里照进房间里,借着微弱的月光依稀能看见房间里的模样,在墙角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因为光线很暗,看不清楚。

“那是什么东西在那里?”我问。

一旁的狗哥说:“我也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在动。”

我们在窗户处凝神注目。

咯吱咯吱的声响就如同老鼠在啃食东西,那个东西在月光的照耀下,影子就如同一个人,是的,确实是人的形状,荒无人烟的森林里哪里来的人在啃食东西,他又在啃食什么?而且啃食的声响又为什么这样响亮?

“是个人,我说。”

“我看也像。”

墙角里的那人忽然站立了起来,在房间里走动了一圈,似是在寻找什么,当那个人走到月光杯照亮的地方时,我清楚看到,那个人就是已经失踪的晓雪,她的眼睛里满是鲜红的血液,嘴巴周围也全是鲜血。

“是晓雪,她的脸上全是鲜血。”

我小声回答:“我也看到了。”

“她似乎在在找什么东西吃?”

“是老鼠。”

晓雪在房间里抓老鼠,她的动作迅速,不一会儿便在一个地方找到了一只,老鼠被她拿在手上,在惨白的月光照耀下,她将毛茸茸的老鼠放入嘴里,那小老鼠被她一咬,鲜血滋的一声喷洒在了她的脸上。

她吃老鼠的表情很享受,时不时她转动着头,脸庞在月光照耀下更冰冷,更恐怖。

“她怎么了?”

狗哥说:“我也不知道,先观察观察一下。”

一只老鼠吃完,晓雪又在茅草屋里转悠了几圈,可能是房屋里已经没有了老鼠,她找了一会便不停说着:“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啊!”

晓雪找不到吃的了,忽然走到房屋中间的一根木质的梁柱便,她歪着头,咬着梁柱,这根梁柱恰好就在茅草屋的破洞下,估计风吹雨玲已经腐朽不堪了,她一口便咬了一大块,在嘴里咀嚼着。

她咀嚼口便口齿不清地说:“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啊!”

“她这样吃会死的?”我说。

“她是被饿死鬼附身了,被饿死鬼附身的就会不停吃,不停吃,直到撑死为止,被撑死的人就成为新的饿死鬼,而附身的饿死鬼就会投胎。”

“那我们快去救她,不然她会死的。”

“好。”

我们连忙从旁边的房门里进去了,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晓雪已经吃到肚子很鼓了,如同怀孕五六个月了。

狗哥所:“快把她抓住,让她作呕,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不然会死的。”

“好。”

晓雪看见我们突然闯了进去,她怒目圆睁,龇牙咧嘴,朝着我们大声呐喊:“我好饿,我好饿,我好饿,我好饿啊!”

狗哥说:“快,我们把她抓住。”

只见晓雪忽然纵身一跃,跳到了房梁上,她拖着圆鼓鼓的肚子,在房梁上面爬来爬去,她在房梁上大声吼道:“我好饿,我要把你们都吃了。”

“别怕,她现在吃了很多东西,我们只需要把她按住,然后让她作呕就行了。”

我走到晓雪的下边,纵身起跳,想要伸手抓住她的脚,可是她却迅速逃开了。

她似乎想要从门口逃跑,我对狗哥说:“堵住门口。”

狗哥迅速冲到了门口,站在门口。

晓雪见门口被堵住,从房梁下面跳了下来,然后站在我的面前,我没来得及闪躲,她一下子就将我扑倒。

她骑在我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嘴里的鼠毛和碎屑掉到了我脸上,我急忙呼救:“快来救我。”她的力量很大,一下子就把我的双手按到两边,我动弹不得。

一旁的狗哥有些慌张了,他在房屋里四处寻找,却迟迟不来救我,晓雪伸出的舌头,她的舌头上沾着鼠毛、木屑和血渍,在我的脸上舔了一下,猝不及防的一声嗝,血腥味让我几乎快要窒息。

就在晓雪准备咬我颈部的时候,她的头被重重一击,整个人倒在了我的身上,我连忙推开她。

狗哥拿着木棍,说:“快点起来。”

我爬起来站在他的身后。

“快把她按住。”

我们两人来了个高难度的蛙跳,一下子按住了晓雪的两只手,晓雪被我们束缚得牢牢的。

她还不停叫嚣着:“我好饿,我好饿,我好饿啊!”

“你敢不敢把手伸进她的嘴里,掏她吃的东西。”狗哥问我。

“还是你来。”

“你不敢的话,那就找根木棍,刚刚一棒子把她打得有些迷糊了,我一个人能控制住。”

“那我放手了。”我迅速放开了晓雪的一只手,然后在房间里寻找,找了半天才找到一根合适的木棍。

“你快点,我快支撑不住了。”

“来了,来了。”我把那根小木棍递给狗哥。

狗哥拿着木棍,在晓雪吼着‘我好饿’的时候立马插入了她嘴里,说:“快拿着木棍,在她的嘴巴里搅动,刺激她的咽喉。”

我紧握住木棍,在晓雪的嘴里搅动着,没搅动几次,晓雪‘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所有的呕吐物全都吐在了狗哥的脸上。

被吐了一身的狗哥有些微微怒气:“什么鬼东西。”

晓雪这一吐,整个人意识就有些不清晰了,声音微弱,可是依然在念叨:“我好饿,我好饿,我好饿啊!”

狗哥说:“快,把她身体倒过来,要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倒出去。”

我们两人一人抓一只脚,把晓雪整个人都倒立了起来,她又不停呕吐了几次,吐完了也就完全昏迷了,之后我们就把晓雪平放在了地上。

我们两人都累瘫在了地上。

“她没事了吧!”我问。

“没事了。”

“今晚注定会有事情发生,看来我们得倍加小心,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值守,等会再轮班。”狗哥有些气喘吁吁,说话的时候一停一顿。

“好。”我躺在了地上,经过刚刚这一折腾,感觉整个人都散了。

阴夜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古代短篇
  2. 精怪灵异小说
  3. 现代悬疑小说
  4. 异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