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

更新时间:2019-10-23 02:32:26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 已ag直营网|官网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

来源:南都看书 作者:漠情 分类:灵异 主角:冥王,凤妹

名叫《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的小说,主角冥王凤妹,是作者漠情原创的一部俱佳的灵异小说,内容简介一个不经意的早晨,一场不经意的车祸,我,毫无准备,毫无知觉,不可理喻地回到了古代。无可选择,无法拒绝,我钻进了一个3岁小女孩儿的身体里。在古代,我嗜金如命,狂热地盗墓,并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置于惊险之中,直到——我开始为他着迷,为他心痛,更为他再次复活而献出自己蓝色的血液。这一切,只因前世的情缘未曾了结……一世的血液交融,注定了生生世世的爱恋。穿越时空,只因人鬼情未了……一个不经意的早晨,一场不经意的车祸,我,毫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穿着刚买的小皮鞋去湛山寺晃悠,就被个算卦的老头拖住。白须飘飘衣衫萧萧,还真有点神仙的架势。他满脸怪异的看着我笑,我打了一个冷战。还真的同情当年接生我的医生了。“你会嫁一个千年的僵尸,还会有不平凡的经历。”我真想K他,看他年纪老的份上不和他计较。一定是脑子有问题,这可是*光明媚的二十一世纪,那里来的僵尸。我不理他回头就走。听到后面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我回过头正想狠狠的K他,人却不见了,不会吧!难道碰到神仙下凡点化我。我忙拉住路边卖香的大婶:“你有没有看到那个白胡子的老爷爷。”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你神经病啊!大早晨就看到你自己站在马路上自言自语,真晦气。”“啊!”见鬼。回头就跑,传出一声惨叫声。路边卖香的大婶摇摇头:“不买我的香,就知道你要遭殃。可怜的小姑娘出门遇到鬼,被车一撞,肯定是去阎王那里烧香了。”头好痛,真是出门遇怪事。怎么感觉浑身软绵绵的,伸了一下懒腰。睁开眼,看到头顶上面黑呼呼的屋梁上,一只蜘蛛嘴里吐着丝趴在上面悠闲的看着我。外面传来狗叫声,一骨碌爬起来。地上有两只长着黑色羽毛的大公鸡来回的在屋里瞎晃荡,我睡在一个土炕上。忙拿手去揉揉眼睛: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突然看到晃荡在眼前白嫩嫩的小手丫,确定的挥了挥。“啊!”一声惨叫声。一个慈眉善目穿着清朝粗布衣服的老爷爷跑进来,把我抱在怀里。“我的凤儿是不是饿了,一会爷爷就把饭做好了。”我瞪着眼珠子看着他,晕了过去。醒来,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我穿越了,还钻进一个三岁小女孩的身体里。人家穿越都是做个皇帝的老婆什么的,吃香的喝辣的。我怎么这么惨,还要做小孩。现在是清朝末年,这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我努力的走出家门挥动着小胳膊小腿出去散散步,天天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是闷死了,连个电视都没得看,真是怀念以前的日子。好不容易爬到一块大石头上,想欣赏一下没被污染的自然风光,就和石头一起掉进了地洞.里。我摸着被摔的七晕八素的脑袋站起来。巴掌大的地方放着一口大棺材,里面露出个死人骨头,瞪着黑洞洞咕隆眼阴森森的看着我。里面爬满了色彩斑斓成团的毒蛇和怪样的虫子,我害怕的捂住嘴,眼睛惊恐的看着那堆在我脚边乱爬乱动的蛇。从小到大我最怕蛇了,还是这么一大堆,恶心的把早晨吃的饭吐了出来。一边哭着往上爬,一边看着对我吐着芯子的毒蛇:“你别吃我、你别吃我,我一点也不好吃。你去吃那个骷髅头吧!他好吃。”一不小心没抓住上面的草,重重的摔了下来。有个东西搁着我的**,摸出来一看。两眼立刻放光,好大的金块。我擦了擦,揣在自己的布兜里。感觉有个东西在看我,头皮发麻,后背冒凉气。棺材“咔嚓”一声散开了,那个骨头架子突然做起来,左右摆晃着脑袋。从棺材里站起来,冲着我阴森森的笑。我拼了命的抓住草往上爬,一边大声的呼喊:“救命啊!救命啊!有骷髅头要吃人了。”他带着腐臭气朝我摇摇晃晃走过来,白森森的骨头架子好象随时都要折断了。站在下面转动着骷髅头看着我摇晃的双脚,伸出没有肉的白森森骨头手去拉我,吓的我一顿乱蹬,拾起手边的石头朝他扔过去,看他手臂断成两截掉在了地上。我赶紧蹬着腿好不容易爬上去,一路小跑。一股腐臭顺着风吹过来,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我。跑进院子里看到爷爷做在炕上喝着茶,惨叫着跑进屋扑到爷爷的怀里。爷爷看着门口,满脸怀疑的看着我:“凤儿你是不是拿了别人的东西。”我捂住金块,使劲摇摇头。爷爷抚摩着我的头笑了,笑的让我心里有些发虚。他从怀里掏出一小叠符咒,贴在门上和窗户上。我看到有个东西站在窗户外看着我。阴森森的骨头架子,眼睛恶毒怨恨的盯着我。我害怕的钻进爷爷的怀里,使劲的捂住金块,让我到手的东西就别想吐出来。你死了也用不着了,别那么小气送给我算了。真不明白死了还那么贪财,难不成要在阴间留着娶小老婆。想到我可以拿它在现代买漂亮的房子,泡好看的帅哥,还要去看我最喜欢的明道。越想越美,趴在爷爷的怀里睡着了。第二天跟着爷爷下地干活,无聊的嘴里含着根草做在地头上。砸砸着草里的甜汁,听着满地的蟋蟀、蚂蚱乱叫唤,恨恨的把草吐到地上:“奶奶的你们再叫唤,把你们烤烤吃了。”在这个贫穷的古代可真可怜,天天吃饼子咸菜连个肉星都没得吃。嘴都吃破了,真怀念现代的牛排、鸡腿。我躺在草里,歪这个脑袋。郁闷,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还是永远回不去了。无聊的拾起一根木棍掘着地下的土,一个死人的骨头从地里露出来。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晦气的吐了一口唾沫。恨恨的把手里的木棍仍在地上,使劲踢了他一脚:“怎么天天碰到你们在我眼前晃悠。”一丝五彩的光从土里面射出来,我忙把土趴开。白森森的骨头上戴着个翡翠扳指。我两眼放光一把掳下来,不小心把他的手骨头折断了两根。忙拜拜他:别怨我,以后发财了给你烧纸钱。擦了擦看了看真不错,拿到现代一定卖很多钱。别说这穷不垃圾的地方,好东西还真不少。闭上眼一阵陶醉,好象看到漂亮的别墅,有型的宝马,酷酷的帅哥在向我招手。站起身却发现脚被那个死人骨头给抓住了,吓的拿脚一阵乱踹。也太小气了,死了还不放手,一定是个比我还抠门的守财奴,这么点东西你说也值的和我拼命。他的另一只手从土里也伸出来,抓住了我另一只脚。我慌忙拿起旁边的木棍使劲一顿乱打,脚被松开了。看他的骨头被我戳成了粉末。害怕的跑到爷爷身边,顺便把那个翡翠扳指揣到了怀里。感觉后面阴风阵阵,回头看到一股风卷成团向我吹过来。不会是他在后面跟着我吧!我惊恐的咧着嘴看着风越刮越近。奶奶的你可小气到家了,这点东西也值的你费这么大的力气变成风来吹我。难不成你缠住我,就是想让我把你的骨头拿去喂狗。我在心里刚说完,就感觉到身上的寒意退了。风也不刮了,真是人善被鬼欺。你对他凶,他反倒没毛病了。爷爷含笑看着我,我心虚的低下头,怎么都觉得他笑起来像个老狐狸。可怜的古代最大的娱乐就是一群八婆聚在一起,讨论谁家的姑娘好看,那家的汉子养人。我掏掏耳朵,真是一群名副其实的八婆,就不能说点有用的。隔壁的张大妈一脸神秘的说:“听说东边那个老宅又闹鬼了,隔着好几里路从那里走都能转迷糊。还听到女鬼咯咯的笑声,阴森森的真是吓人。”陈大婶瞥了瞥嘴;“可不是,当年几十口人就那么死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听说是给一个女鬼祸害死的,造孽啊!”“可不是,听说里面有好多的金银珠宝,可谁有胆量去拿啊。前几年一个外乡人进去,就再没出来!”王奶奶插嘴道。珠宝,金银我两个耳朵就听到这四个字。两眼放光,仿佛看到无数珠宝在眼前晃悠。伸手去摸,却从板凳上掉了下来,遭到众位八婆的嘲笑。爷爷看着我,眼神有点奇怪。在一个晴朗无风的日子里,我勇敢的拿着个破包袱溜出了家门,向那个传说有女鬼出没的地方进发。还真破烂的不像样子了,蜘蛛网、蚂蚁窝、鸟粪,我笨拙的身子好不容易越过了这些障碍。谁让我现在的身子才四岁那。闻到一股腥臭腐烂味,恶心的我把昨天吃的玉米吐了出来。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个骨头架子,一个个骷髅头瞪着个黑呼呼的大洞哀怨的看着我。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你们不是我害死的不要来找我。”“哇”我眼睛发出贼光,地上落满了金牙、耳环、簪子我真的要发财了。赶紧装在自己的破包袱里,感觉有人在看着我。回头四下撒拉,什么东西也没有。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一声怪声传过来,两只乌鸦从我头顶飞过去。顺便在我头上拉了一泡水汪汪热呼呼的臭屎,我欲哭无泪。转身不小心碰到正中央的梳妆台,上面嵌着块好看的犁花镜子。其他东西都脏呼呼,它却出奇的干净。闪着奇怪的光芒,让人忍不住去看。里面多了一个美人在冲着我笑,粉腮红润,秀眸惺忪,楚楚动人、如芙蓉出水。她做在镜子旁梳着秀发,一边甜蜜的在笑。后面是一个漂亮的粉红色幔帐百花大chuang,旁边的铜兽香炉里冒出缭绕的青烟,柜子上放着古筝和琵琶。古代的美人都喜欢玩这个,**帅哥。????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身穿白色书生服的漂亮男人在旁边看着她。两个人甜甜腻腻的,我看你你看我。另一个男人从门里走了进来,穿着百花酱色绸缎衣。胖胖的,丑的像头猪,笑起来像蛤蟆,哭的时候我担保他是青蛙。应了一句话丑人笑起来还不如哭好看。那个女子惊慌的站了起来,看来她很害怕这个男人。那个丑八怪像个色狼一样抱住了那个漂亮女子,急的我只跺脚,真想跳进去揣那个男人几脚。我看到她哭喊着伸出手向第一个男人求救,可怜的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掉下眼泪。那个男人抵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一动不动。胖男人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递给第一个男人,我看到他的汗水从脸上流下来两眼放出贪婪,连看那个少女一眼都不敢就跑了出去。我都不忍再看了,这个男人真是王八蛋,自己的女人都可以卖。刚才还柔情蜜意,现在就真想杀了他,才能解恨。少女满脸怨恨的看着他个丑男人满意的从她身上起来,血从她的身下流出来。等那个男人走了之后,少女慢慢站起来。穿好衣服在镜子前细细的化好装。然后把白绸搭在房梁上头伸了进去。“啊”我吓的一声惨叫。我看到镜子上淌满了鲜血,她舌头伸的老长满脸鲜血怨恨的在镜子中看着我。 我吓的回头就跑。“我是不是死的很冤枉。”一声阴森森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啊”她活生生的站在那里,穿着一件不知道什么料子的白衣服。伸着老长的舌头,满脸血迹恐怖的伸着舌头,眼睛流着血看着我在笑。血还在不断的流出来,她却笑的越加的恐怖。我忍不住的到退,吓的撒腿就跑:“你不要来找我,不是我害的你。”感觉她在后面跟着我,都能感觉到她身上的血腥味。一口气跑到房间里关上门呼呼的喘着气,爷爷奇怪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爬到炕上做到爷爷怀里。看到窗户上贴着一个苍白的人影,恶狠狠的看着我笑。笑的太吓人了,眼珠子都出来了。爷爷笑着摸着我的头说:“你又去抢死人的东西了。”“她也是个可怜的鬼啊!跟着你肯定是有事请你帮忙,你能帮她就帮她一把。”我瞪着眼看着爷爷晕到了,让我帮鬼,爷爷还真能开玩笑。“她都死了要那些东西也没用,还那么小气。”我看到她在外面怨恨的看着我,吓的闭上眼。夜里我梦到她来找我。别说她洗干净了脸还真好看,风髻雾鬓,斜插着水月兰花簪子,淡扫蛾眉眼含**,皮肤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白衣飘飘还真不像个鬼。我吓的白了她一眼:“你来干什么?告诉你可别吓唬我,我爷爷可是会法术的。???? 我虽然同情她但她可是鬼,可不想惹上她天天缠住我。一不小心也把我拖去做小鬼,想想就发抖。虽然是做梦我可不糊涂。她眼睛哀怨的看着我:“你要去帮我找那个负心人。”怎么鬼的眼神都这么吓人,就不能换点好看的让人心里舒服点。我白了她一眼“你说找就去找,我去那里找?”“我也不想让你帮忙,可是其他人都看不到我。”“爷爷他就能看到你,你找爷爷去,我害怕看见你。”她摇了摇头:“他帮不了我只有你能,因为我要你找的人他死了。”我差点没从梦里蹦起来:“死了,那你还让我去找个屁。你死了他死了不错都死了,我还是睡觉吧!”她可怜惜惜的擦着眼泪“你一定要帮我,我找遍了阴间地府都没有他。”真困大半夜和个鬼说话,你说我是不是有病。我没好气的说:“那就对了,那像你死了不去投胎天天出来吓唬人,他一定是去做小孩了。”她摇摇头:“没有我找遍了,他一定还在阴间。只有一个地方我没有去就是幽灵谷,那里有天神把守我进不去。”“拜托你和我说这些东东干吗?天下的男人那么多你随便找个吧!那么个负心汉你要他干吗?我不帮你,你快走。”她脸上突然涌出了鲜血舌头老长,披头散发面目狰狞指甲有三尺长。我吓的从chuang上跳起来睁看眼,她真的这副模样站在我面前。“你、你、你你这是恐吓。”我语无伦次的结巴出几句。她笑了。天那!我重重的摇摇头,为什么鬼笑比鬼哭还难看“救命啊!”我使劲推爷爷,这老头睡觉怎么这么死。凑在他的耳朵上大声吆喝“你孙女快死了,快给鬼杀死了。”爷爷一动不动,我无奈的看着那个鬼。“你找那个鬼干什么,该不成你还想嫁给他吧!你真是死了还没想明白,那个男人不值得你爱”她垂着头:“我就是想让他亲口告诉我,为什么要那样对我。”我晕到,天那救救这个可怜的鬼吧!“就为了一句话就让我去找他,还去阴间你还真能想的出来,我看你活着有病死了更有病活该被人摔,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的我看就是你这种人,死了就去投胎和老天爷祈祷再生的这么漂亮。到时男人都排着队让你挑、让你采、让你泡,反正你想怎么玩都可以,还用在这里这副模样。我指指她浑身脏西西的样:“和我装可怜”她眼里冒着蓝光,流着血恶狠狠的看着我。我吓的不住的回退:“你,你,你有话好好说你看都流血了,血可是很宝贵的东西。“她突然又哭了:“实际我是吓唬你的,我伤害不了你。我睁着眼好奇的问:“为什么?”她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你就被弹了回来。“她冷笑到:“要不是这样你早就死了,在你家门外我遇到两个鬼他们恐怕比我更想杀了你。“我瞪着她自己感觉都要晕了,我什么时候有了这功能,真是好人有好报。看到她冷笑的样子心里还真不舒服,奶奶的求我办事还这个样子,真是没有天理了。““只要你帮我办事,我就把那座老宅子的珠宝全给你。”“珠宝”我听到最快乐的事就是别人和我说这两个字,听起来悦耳动听。“早说吗?我就说你做鬼真失败。这样的好事不早点说,有钱什么都好办。要*的命都给你。”扑哧她乐了:“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贪财的人。”我心里话:你没见过的多了,你见过一个18岁的钻到个3岁小孩的身体里。看在钱的份上不和你计较,你现在怎么也是我的老板了。“那个,那个就算我想帮你。去地府你以为我是神仙吗?“别人不可以去但你可以,明天你早点睡觉我来叫你。”怎么听着像聊斋,我回去别人听了肯定没有相信的。我厌恶的看了她一眼,怎么鬼都喜欢把自己变的这么丑。刚才还夸奖她好看,现在就弄出这个模样来,爱美也是女人的天性吗?怎么到了鬼就不灵了。“既然都这样了那你就走吧!你在这让我怎么睡觉。”她可怜的看了我一眼:“我不想回去那里太阴冷。”天那!有个鬼看着我睡觉你还不如让我去死,呜呼呜呼。天也悠悠我也悠悠鬼不悠悠鬼怕怕第二天我顶着两个黑眼圈,迈着小胳膊小腿跟着爷爷去赶集。我总觉得这个老头不地道,我就不相信他昨天什么都不知道。算了我还指望他给我做饭吃那,没有他保护,就我四岁的小身个还不让人踩死。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兮兮我兮他兮大家都兮兮。一个算卦的盯着我看,我还真怕了这些算命的,一个个跟神仙是的,真想给他两脚免的他又说出惊人的话,害我再去什么倒霉的地方修炼。“小姐”他讨好的叫住我。“打住,我是鬼不是人。你只给人算命不给鬼算命,那咱们两个没有什么好谈的,撒由那拉,回见。”最好再也不见。他哈哈大笑,摸着他的山羊胡。我恶狠狠的瞪着他:“再笑把你的山羊胡烧了做柴火。”他委屈的看着我:“我只是想送姑娘一件礼物。”“礼物”咽下一口口水。露出我最漂亮的笑容两眼冒着蓝光,顺便帮他扫扫衣服上的土:“您的山羊胡。”我赶紧捂住嘴“您的美须真是养眼。他哈哈大笑递给我一个木盒子,我打开一看鼻子没气歪,里面那有什么好东西就是个白色的破药丸。他是不是在玩我,再抬头没有人影了。耳边听到有人和我说话:“今晚睡觉前含在嘴里,切记切记。”什么东东,不对啊!他怎么知道,难不成神仙。爷爷在旁边笑着看着我,我赶紧把盒子塞在怀里。这古代的集市真不错,东西全是没有污染过的。比起现代的化肥农药强培养的强多了。三匹快马从南边飞奔过来,我站在大街中间看着马冲我跑过来。两眼发直,四肢发木。我不想死,我的钱还没花那。闭上眼睛半天没动静,睁开眼。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眼里含满了笑。温柔的抱着我,身上好闻的厉害。我眨眨眼吸口气,看他用漂亮的手帕轻轻的把我脸上的泥擦去。抱着我给我买了一串糖球,手抚摩着我的头发。第一次在古代看到这么养眼的男人,只可惜……“少主我们快点赶路吧!”一个满脸刀疤的大汉大声催促到。他轻轻的放下我,一身白色的羽袍,头束发冠,优雅贵气,又有一点王者的风范。可惜、哀叹!看他那样也就7.8岁,我才4岁。什么想法都想不出来,我真想哭。看他骑在马上英姿飒飒,我却感觉自己呜呼呜呼。用手一摸小脸有泪流下来,这是来到古代我第一次哭,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掉下来了。爷爷拉住我的手:“以后你还会见到他的。”“见到他”我眨眨眼,这老头什么时候也成神仙了。“他这一世是为你而来的,也是你们了断的时候了。”看着他高深莫测的脸,我心里骂了无数遍老狐狸,老狐狸。说不定我就是被他弄来的。晚上睡觉把那个药丸含在嘴里还真苦,什么破东西,就是想苦死我。越想睡越睡不着,还真是jian。我刚闭上眼就看见她站在我面前了,我气愤的指着她:“你不是说我睡着你才能叫我吗?怎么我刚闭眼你就来,不地道。”她却不理我,拉起我的手把我拖起来。我摔开她的手,鼻子都要气歪了:“等等,你不说你不能碰我吗?说谎话的鬼可不是个好鬼。”突然想到:难道是那个药丸。抬起头却看到她满脸惊讶的看着我,眼神里写满了羡慕、妒忌、不敢相信。我拿手在她眼前晃晃:“你傻了。”她指指我的脸和我的身体,我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啊!”我看到了什么,里面是白色看不出什么料子的裙子,飘逸散发着香气,外面披着白色的羽毛。摸摸好象是长在身上的。我感觉自己就要晕到了,什么时候变成鸭子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女鬼掏出镜子,“啊!”又一声大叫我晕了过去。风鬟雾鬓光艳逼人,瑰姿艳逸清眸流盼,堪比巫女洛神。我指指镜子妒忌的问:“她是谁,真是天理不公她怎么能长的那么好看?。“????女鬼扑哧一声笑了:“她就是你,你就是她。”我傻了,看着长长的白色羽毛,五彩的漂亮尾巴,头上还顶着两束华丽丽的冠子羽毛。呆呆的跟着那只破鬼走出家门,看看四周怎么那么怪。天天走,怎么和现在的景色不一样。 街上人来人往,都脸色沉沉不像个人模样。来到一片树林外女鬼站住了:“他叫做莫生,你见过他的我就在这里等你。”我恐惧的拉住她的手:“我一个人去,你也太不地道了。给你办事还好意思让我一个去。”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使劲推了一下,一头撞在树上。就感觉我在往下沉,竟然漂浮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妈妈在路边摆了个茶摊,正好我渴的要命。“来壶茶”才想起自己没带钱。她看见我吃了一惊,阴沉着脸把茶水给我到上。我随口问到:“你这个茶摊不错开了多少年了。”她奇怪的看着我没好气的说:“和冥王一个岁数也就七千多年。”我一口水喷了出来,妖怪,妖怪,七千年还不长还有比我更贪心的。这杯水怎么也不敢喝了。她一脸怨恨的看着我:“以前的凤王就喜欢和冥王来喝茶,我还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当时的凤王还是鸟的时候就认识了冥王。也不知道冥王喜欢她那里,不但用自己的血使他脱胎换骨还用千年修为让她长生不死。那里知道那个凤王去了一趟人间竟然爱上了一个人间的男子。我们冥王那点比不上那凡人。可怜的冥王一气至下杀死了那个凡人,被玉帝责罚下世投胎为人。她闹恨的看着我,我挖挖耳朵。这老婆子是不是有病和我说这些干吗?人家凤王喜欢谁就嫁谁和她那门子事。谁规定报恩就把自己送给他的,还是那个冥王有毛病。算了不和她玩了,还是问问幽灵谷怎么走吧!。“那个问个事幽灵谷怎么走?”她一把从我手里夺过茶碗,回头进屋了。我惹你了吗?真是有病。看来只能靠自己了,好可怜还背着个大羽毛这么重。走出茶摊我无奈的发现我真的很渴,只好吞了一口唾沫润润嗓子,谁让人家不拽我。“我认识你,你是凤王。我认识你,你是凤王”一个怪声音从我头顶不断重复的传过来。我抬头傻住了。一个怪物在我头顶扑打着翅膀。仔细一看却发现是一只丑的要命的大鸟却长着一张娃娃脸,在冲我傻笑。“啊!”妖怪,妖怪。我吓的趴在地上。“啊!啊!妖怪,妖怪在那里”他扑扇着翅膀惊恐的看着我。我没有话说了,谁让我碰到个白痴。他用翅膀擦了擦脸上的汗“丑女人,你为什么要骗我有妖怪,我最怕妖怪了。”还不是一般的白痴,知道他为什么长的这么丑了,反正长漂亮了就他那智商也浪费。“丑女人”我恶狠狠的瞪着他“你这个丑八怪你说谁。”他把脸凑到我眼前:“你说我丑,可爷爷说我是世上最好看的男人。”我想吐,差点没把那口润嗓子的唾液吐出来,真是想让我浪费东西。我白了他一眼;“你爷爷当然不会说自己筐里有烂杏了。”等,那只破鸟去那里了,我四下撒拉却看到……黑色的锦袍绣着怪鸟(怎么看和刚才那只破鸟有点像),头上束着莹绿的黑玉。额头有一块月亮的印记,眼睛闪着邪恶的光芒,却**的人只想扑过去啃他两口。优雅贵气的的向我伸出手:“过来”我呆呆的没有思想的走过去,嘴里流着哈喇两眼死盯着他那张迷死人的脸,把我的小手塞在他的大手里。趁机还占了他两下便宜,皮肤真嫩。他的笑意更浓了“我好看吗?我流着口水只点头:“好看好看。” 我正想亲他的小脸两下下,帅哥就不见了,我欲哭无泪早下手就好了。听到头顶传来嘲笑声。那只破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拍打着翅膀,破坏了我的好事。他用翅膀捂着嘴在偷笑。敢嘲笑我扑上去采了他两跟羽毛,痛的他大喊救命。我得意的拍拍手,四处找我的王子。**做在一颗树上看我蹲在地上:“丑女人你在找什么。”我气愤的看着他:“都是你把我的王子吓跑了,你要赔我一个。”他哈哈大笑:“真不知道冥王怎么喜欢你这样的笨女人,我以为过了一千年你变聪明了,没想到还是那么笨。”我疑惑的看着他;“不会你就是。”我捂住了嘴,敢耍我,知道我抗拒不了帅哥的**。他摇晃着脑袋“你看到的那是我修炼的原神。”我流着口水:“能不能再让我看看。”他晃荡着翅膀:“不行,爷爷说我不能天天和小孩玩。”“我扯住他的翅膀你说谁小孩,我不比你大多了敢说我小孩。”“不要告诉我你也七千岁”他拿着他翅膀上的羽毛数了数:“我每三千年修炼一次,到现在修炼了六十次。”我晕了过去,得出一个结论在这里比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比岁数。我懒的再搭理他。“啊!”我一生惨叫。一群没有胳膊没有腿的死人从我眼前飘过,浑身腥臭。我吓的眼珠子乱晃悠,再看那只死鸟竟然丢下我飞走了。眼前出现了一条黑水滚滚臭气熏人的大河,里面不断有人头、人手冒上来又浮下去。有一条小船停在那里,那些鬼都争先恐后的往小船上爬去。有的被同伴推下水,有的自己踩空了掉下去,传来一阵阵凄凉的惨叫声。我摸着鸡皮疙瘩,心惊肉跳的挪过去。两个鬼从后面推了我一把,差点没摔到河里去。 船老大冲我摇摇手,我立即讨好的跑过去。他把那些鬼一竿子扫到了河里,好残忍等我死了就自己带条船来。“凤王是要过河吗?”他讨好的看着我笑,但我感觉他笑的不地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都叫凤王。奈何这里只有一条船没有选择,我也只好假冒一把凤王了。我爬上去点点头,他看我上了船就不再理我了。我怎么有上了贼船的感觉。他把船摇到了河中间,站在船上冲我冷笑。我害怕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他厌恶的看着我:“你把我们冥王害的那么惨,还敢来我们冥界。要不是你老冥王也不会死,现在冥界没有王乱成一团都是你这个坏女人造的孽。”“我不是什么凤王我只是过来找人的。”“你还想骗我,虽然我没有见过凤王但你身上的翅膀却错不了。”我指着他:“你,你想干什么?”他哈哈大笑:“我要让你掉进这冥界河让你永不超生,以慰老冥王在天之灵”我挥动着大翅膀惊恐的看着他,早知道打死我也不帮那个女鬼。现在到好小命要没了谁帮我花钱钱。他伸出竿子去戳我,吓的我“啊!啊!”大叫。“你这个笨**你不是有翅膀吗?真是一只笨鸟连飞都不会了。”我抬头是那只怪鸟:“我,我。”我挥动着却怎么也飞不起来,一竿子扫过来我感觉我要掉到了水里,不住的大叫。有人在我头顶打了一下;“笨鸟你已经飞起来了。”真的哎!我真的飞起来了。我得意的绕着船老大头顶飞了两圈。他着急的冲我大喊:“笨鸟小心一会没力气掉到河里去。”还真被他说中了我感觉翅膀越来越沉,为什么这条河这么宽,累的我只喘气。我越飞越低,一只手从河里伸出来拽住了我的翅膀。?????“啊!救命啊!救命。”那只怪鸟赶紧拖住我另一只翅膀,我觉得我自己要被挣碎了。一串死人从水里被我拽出来。不管了,我拼命的挥动着翅膀飞到了岸上。那堆死人不住的向我道谢,我挥挥翅膀。死了怎么比活着还惨没有天理,我还以为死了就能享福了。幸亏我没有想过想自杀,否则我会后悔一背子。我开始羡慕起那只笨鸟来,可以活到几万岁。他做在了地上变成了人形,大口的喘着气。我摸着他的小脸,色迷迷的看着他。这样的人给我做老公就好了,天天看着帅哥还是个永远不老的帅哥,我一定能长寿百岁。“你还真是个笨女人还敢来冥界,他们可都是冥王的忠臣。”我委屈的看了他一眼:“我也不是什么凤王,是他们认错了人。”他重重的敲了我一下脑袋:“那是因为你已经轮回九十九次了,还喝了孟婆汤所以才不记得自己是凤王了。”我爬起来四下看看,这个地方到处都阴森森的真不是人呆的地方。看到一个吊死鬼在伸着舌头冲我笑,赶紧躲在怪鸟的身后。呜呼,呜呼。我死了真的不想来这个地方,好吓人。“你不是想去幽灵谷吗?就在前面,那里可是蛇神在守着。他以前是最反对你和冥王在一起的人,你可要小心了。”丢下我拍拍翅膀飞走了,我想哭,我好可怜啊!真是靠人不如靠己啊!谁让我贪财,早知道这么危险说什么也不来。拍拍**的土站起来。那个怪鸟说什么就在前面,我看看那个黑呼呼的小树林还真吓人。菩萨、菩萨保佑我,不要再让我再遇到什么怪事。里面还真安静,连个会叫的鸟都没有。我摇晃着脑袋害怕的左看右瞧瞧,哼着壮胆的小曲我再爱你一千年。树丛里突然露出一个东西闪出五彩的光,走近一看:“哇,好漂亮的花。”想不到这个鬼树林还有这么好看的花。绿绿的叶子开了一朵大大黄色的花,娇艳美丽。我两眼放光,这要是拿回现代一定可以卖很多钱。突然感觉后面的**痛的厉害。“啊!”我看到了什么?那个破花的叶子竟然咬住了我后面的羽毛,还在不断的吞吃:“救命啊!有花吃人了。救命啊!有花吃人了”“拜托你能不能叫点新鲜的,我不吃人。难道你让我吃我自己,你以为我和你一样白痴啊!”我四下看看:“谁在说话。”“白痴是我在说话。”我看着他的花瓣一开一合吐出人语。“啊!”妖怪,妖怪。“花吃人是妖怪,那人吃花是什么?”我眨眨眼睛老实的回答:“不知道”“救命啊!人吃花了。救命啊!人吃花了。”欲哭无泪,我申请死了去天堂。“你这个破花你放开我的尾巴”我使劲往外拽。“不放,就不放。”我拿脚去揣他,被他咬走了鞋子:“你这个坏蛋,你这个妖怪放开我,你吃人死了下地狱。”“不用你操心我已经下了地狱。”“我的尾巴不好吃没有肉”“我就喜欢啃骨头”我没有话说了,拼命的拽尾巴好不容易拽出来,秃光光的一支羽毛也没有剩下。那只破花开的老大朝我扑过来,我回头就跑,它就在后面追。天那,什么时候花也会跑步了。那只怪鸟那,也不来救救我。一片小绿叶跑的最快,咬住了我的胳膊。吓的我从头上拔下簪子就去刺他,那片小树叶看到了吓的缩了回去,难道……我拿簪子一顿乱刺,它吓的回头就跑。我飞起来去追它,他吓的缩在一个树丛里不见了。我拿棍子戳戳从里面跑出个小孩来。身上穿着树叶,头上长了朵黄花。我一把抓住他,敢吃我。他可怜惜惜的看着我:“不是我想吃你是我没办法。”我恶狠狠的采住他头上的黄花“你吃人还分有办法没办法。”“谁让我摸了玉帝小妾的**,被贬在这里看守黑树林,要吃够一千个幽魂野鬼才可以再回天庭。”我好奇的问:“谁是玉帝的小妾啊!”他白了我一眼:“就是从你们人间上来的那个狐狸精嫦娥。”我同情的看着他:“那你在这里多少年了,吃了多少个。”他郁闷的瞥着嘴:“也就四万年吧!刚开始还吃了两个,到最后他们知道我吃人就不来了。”我还真是同情他了,看来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可怜的。不过我现在自身难保可帮不了他。拍拍**和那个倒霉蛋告别,同情的洒了两滴眼泪。拽悠着没毛的尾巴,扑扇扑扇发麻的翅膀。看到前面一片白色的细毛挡住了去路,闪着光泽摸摸还软软的。拿出刀子割下一柳。系在光秃秃的尾巴上,不错和兔子尾巴差不多。把剩下的也割下来,满结实的回家编个绳子用,省的花钱卖。“咔嚓”一声就像半空打了一个响雷,我赶紧捂住耳朵。“这觉睡的真不错,也好回天庭和太上老君下盘棋了。”一个白衣服、白眉毛、白胡子的老头,怎么胡子乱七八糟的,看看我尾巴上系的白毛再看看我手里的……、、赶紧仍了撒腿就跑。听到后面传来号啕痛哭声,我捂住耳朵装做没听见。前面传来浓郁玫瑰花的香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一座气派雄伟的宫殿,飞龙走壁雕梁画栋。这不会就是我要找的幽灵谷了吧!不对啊!这是房子也不是山谷啊!看看去。一条黑色的大蛇打着呼噜在睡觉,粗的和我一样高,身子围着宫殿转了三圈,嘴张的可以吞下一头大象。这不会就是那只破鸟说的守护幽灵谷的蛇妖吧!我惊恐的捂住嘴巴好吓人。把头藏在玫瑰话丛里,连气都不敢喘一口。“怎么有生人的味道”说完那条大蛇不见了一个黑脸的大汉伸着懒腰。我擦擦头上的汗,钱可真不好赚。等我做了老板,再也不来受这种罪了。“汪汪”一条白色的小狗趴在地上看着我。“嘘,不要吵,小心让那个可怕的蛇妖听见吃了你。它冲我狂叫着咬住我的羽毛把我拖了出来,那个黑脸的大汗瞪着眼珠子凶神恶鬼一样看着我,我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他冷笑着看了我一眼,满脸的鄙视:“冥王不在了你还来干什么?看我们冥界的笑话。”我赶紧洒了一滴眼泪出来:“好可怜的冥王啊!谁会那么残忍伤害他。”一边偷眼看黑脸的大汉,看他脸色暖和了起来。我装着又洒了几滴眼泪:“我就是想他了才来看看他住过的地方。”大汗瞪了我一眼:“我们冥王对你多好,我大老黑就没看到他对谁那么好过。我们冥王不在了你又跑来哭,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我真倒霉前世过了好日子让我这个后世背黑锅。我眨眨眼睛拼命的挤出几滴眼泪:“我想进去怀念一下和冥王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他厌恶的看着我哼了一声:“不知真的假的,进去吧!不过院子里的那株黑色的花不要碰。一进去就闻到另人作呕的味道,差点没熏晕。好不容易站住脚,吸了一口臭气。院子里栽着一株黑颜色的花,黑漆漆的散发着恶臭。黑色的叶子上开着一朵黑色的大如轮盘的花骨朵,真不知道它开后会不会把人熏死。花上有个死人躺在那里,皮都开了血不断的流到花上。我摇摇头叹息到:“真惨,肠子都流出来了。”那株花可真奇怪,血流到叶子上就不见了。我看到他冲我笑:“哇”的一声,一口酸水吐了出来。我撇撇嘴,皱着眉头看着他“你怎么笑的那么恶心,就算做鬼也应该漂亮点。”他两个血红的眼珠子掉出来又缩了回去。“恶心吧!”他坏坏的看着我。怎么那么面熟好象在那里见过,对了,就是那个女鬼让我找的负心汗,我说长的怎么那么恶心。“真恶心”我点点头。“那你要不要上来试试很舒服的”他眨眨眼。我摇摇手:“那上面太舒服了,我怕我不习惯。”坏家伙想骗我,都是我骗人家。 “那你给我擦擦脸好吗?我都一百年没有擦脸了。”还掉了两滴眼泪可怜惜惜的看着我。我眼珠子转了转,拿出手帕刚放到他的脸上。他伸手就把我抓住拖到花上,自己跳了下去。我看到他的肠子缩了回去,皮肤立即愈合了。他乐的哈哈大笑看着我:“终于等到一个比我还傻的白痴,你就在这里等着再找个替死鬼吧!”我眼珠都要掉了下来,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他惊讶的盯着我,然后看看下面的花。我悠闲的做在花骨朵上,让风一吹飘悠悠的和做秋千差不多。“你为什么没有出血,你是谁。”花竟然在慢慢的绽放,我闻到一股熟悉的花香。我的眼睛慢慢的合上了,平躺在花上。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感觉,他轻轻的抱住我。耳边听到:“凤儿你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吗?眼里出现了一幅画面:一只白色的凤凰拖着长长漂亮的五彩羽毛大尾巴落在了猎人的陷阱里,美丽的眼睛含着恐惧。它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绣着神兽衣服的男人,黑暗都挡不住他绝美的容颜,鲜花在他身后盛开。他含笑的看着她,伸出手把她抱了上来。她感觉到一丝温暖抬头看着他,水在他的眼睛里晃动,像天上最明亮的星星。她不忍娇羞的低下头,深深的吸着他身上的香气。他把自己的手指咬破血滴在她的身上,她感觉自己的身子在慢慢的舒展。羽毛渐渐的脱尽,一个身穿白色羽毛的少女站在了天地间。她看到他眼里的惊讶,娇羞的看着这个给了她生命的人。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他眼神含着宠爱的看着她。突然天地间的颜色都变了,出现了另一幅画面。黑云滚滚。他怒视着她:“你是不是爱上了那个凡人。”她痛苦的看着他不信任的眼神赌气的说:“我是爱上了那个凡人怎么样?”看到他的眼神变的可怕,看着他愤怒的离开。她失魂落魄的游荡在树林里,混昏沉沉的不知过了几日。天色突然大变,从云里闪出队天兵天将展开圣旨:“凤王私通凡人,之冥王违反天条无辜杀害人类,罚凤王九十九世嫁于此人类为妻偿还冤孽,冥王永睡地下不人不鬼。”一道闪电劈下来她到在血泊里,看到他痛苦的呼喊声:“凤儿,凤儿”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心里涌出悲伤。眼泪滴在花朵上,它慢慢的绽放慢慢的变成了白色。散发出他身上的香气,我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凤王:我在古代等着你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玄幻爱情
  3. 精怪灵异小说
  4. 悬疑恐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