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最后的赊刀人

更新时间:2019-10-22 20:28:09

最后的赊刀人 已ag直营网|官网

最后的赊刀人

来源:南都看书 作者:不安分的茄子 分类:灵异 主角:王竹,佚名

主人公叫王竹佚名的小说叫《最后的赊刀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安分的茄子创作的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年前,十四叔留下神秘账本和一句话后,离奇失踪;十年后,箴言成真,狐儿岭竹海花开,我携带账本进山,开始了逆天改命的赊刀人生涯,也揭开了无数尘封的诡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庙村处在狐儿岭的最深处,地理位置偏僻,一直以来都是靠天吃饭,所以大家都差不多,吃不饱也饿不死,只有一户人家例外。

这家人的儿子到了三十岁才娶媳妇儿,不过第二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村里人都说他家祖坟冒青烟了,在老庙村这样的村子,过了二十五岁没结婚,几乎就注定要打光棍了。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孩子还没有满月,家伙中的两位老人就相继去世,在周岁的时候,他母亲因为生产时落下的病根,抛下父子俩撒也走了。

乡下人迷信,都说这孩子命硬,是来这家讨债的。

但是更惨的是,孩子五岁的时候,父亲在山中采药发生意外,再也没有回来。

王大贵在父母死后,和我一样成了孤儿,但是他没有我幸运,我有十四叔照顾,他就只能靠自己了。

有时候我问十四叔能不能把王大贵也接回家,十四叔总是摸着我的脑袋,缓缓摇头,脸上的表情也是很凝重。

村里人对他都很不待见,就连他的亲大伯都不拿正眼看他。

我后来有时候也想过,真不知道一个五岁的孩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都说人是被逼出来的,这王大贵在村里没有活路,在八九岁的时候就溜进狐儿岭挖草药卖钱,说也奇怪,他每次都能平安的回来,就连十四叔都说他命硬,在这狐儿岭是独一份儿。

可是在一年夏天的某一天,村里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孤独的身影。

听说他在大山深处挖到了一株老山参,人就消失了,大家都说他惹怒了狐儿岭的神灵,被神灵处罚,死在了山里,也有人说他带着老山参离开了村子。

我想着这些陈年往事,不由得感慨人的机遇真是奇怪,谁能想的到曾经差点饿死的落魄户孤儿,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村了,而且要在狐儿岭修庙。

我叹了口气,说:“这是怎么和王大贵扯上关系了?还有你说的天斩煞是什么东西?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更爷喝了口刚烧好的热水润润喉,叹了口气,然后告诉我半个月前王大贵从外面回到了村子,而且是坐着小轿车来的,西服革履一副挣了大钱的样子,让村里羡慕的很。

他告诉村民,他回到老庙村是为了还愿,要在狐儿岭修建一座狐仙庙,报答以前山中狐仙对他的护佑。

当时村里像更爷一样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站出来反对,更爷当时就说了,狐儿岭是禁地,藏峰聚水,是一条龙脉,老庙村的风水和狐儿岭一脉相承,要是在山上胡乱修建狐仙庙,破坏了风水,村子就要遭受大祸了!

更爷的苦口婆心没有任何效果,更加没能阻止村里人帮助王大贵修庙,因为他出的工钱比外面的工钱还要高出一半,不仅是村里的人去帮他干活,甚至有的人家还将在外打工的家人叫回来,一起进山干活。

听到这里我不禁感到奇怪,这狐儿岭一直就是禁地,以前进入山中的人非死即伤,从来没有全身而退的,怎么大家就敢进山盖庙?

更爷看出了我的疑惑,气愤告诉我这王大贵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他出重金欺骗乡亲们进山帮他修庙,开始几天的确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可是后来,那些进山的村民身上的阳气越来越弱,而且那些人回来之后都变得很沉默,绝口不提在山中发生了什么事。

更爷感到事情蹊跷,就在要找王大贵问个清楚的时候,却发现村子周围的竹林竟然开出了竹花,更要命的是村里里竟然汇聚了一股煞气,他为了破除煞气,就让家家户户挂上红灯笼破煞。

煞气源源不断的汇聚,红灯笼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这些煞气必须有个宣泄口,否则村里就要出大事了。

更爷一咬牙,就在祠堂做了一个风水局,用白灯笼引煞气合流,只要经过七天,这村里的煞气就会聚拢在棺材中的猞猁身上,到时候找个上等的风水地,将棺材连同其中的猞猁一起埋了,这场灾祸就算是躲过去了,只是没有想到最后会功亏一篑。

我不禁开始自责,就将在祠堂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听到我说那个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的人时,更爷眉头皱的更紧了。

最后我很自责地说都是因为我冒失的闯进祠堂,才会破坏了更爷设计的风水局。

更爷倒是看的开,他安慰我说道:“这也怪不得你,一切都是注定的,要是老庙村真的无法度过这个天斩煞的劫难,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他说天斩煞,忍不住问道:“更爷,你一直在说天斩煞,到底什么是天斩煞?”

更爷说老庙村坐南朝北,村前有溪水环绕引带,左右两侧有山头拱卫,背后有狐儿岭,这三座山头原本是齐平的,但是狐儿岭上长满了挺拔修长的茂竹,就比两侧的山峰高出一头,三者形成了藏峰聚水的上等风水宝地。

老庙村坐落其中,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自从狐儿岭上的竹子开始枯死之后,山头就会被左右山峰压过一头,再也无法替村子“撑腰”,区区一个数百人的村子,怎么能承受的起来自四面八方的煞气?

煞气在村中汇聚,天斩煞风水格局凶险的一面狰狞暴露,一个不慎就会让老庙村沦为荒村!

荒村?!

这个字眼让我浑身一哆嗦,费力的咽下了一口唾沫,“有没有办法破解?”

更爷摇摇头,表情很凝重地说道:“没有办法破解!一旦狐儿岭上的竹子全部死光,村里的煞气就会达到顶点,到时候被煞气笼罩范围内的活物都会被侵蚀,最后沦为没有阳气的行尸走肉,很快就会腐朽成一堆白骨。”

“这事儿都怪我,!”我很懊恼,要不是我冒失的闯进祠堂,更爷不会为了救我撞开大门,棺材也就不会被砸碎了。

更爷忽然冷哼了一声:“这事情要怪就怪王大贵那个小兔崽子,他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毁坏狐儿岭的风水,无非就是为了报复当年村里那些对他不好的人。可是他也不想想,他现在就身处狐儿岭,能逃得了?”

我一愣,“那他岂不是也会死?”

“他是罪有应得!你现在还是先担心自己吧。你脖子上的伤口我虽然处理过,但是如果不小心保护,感染了可就死定了!”

说起伤口,我就想起了那字诡异的猞猁,伸手摸着脖子,浑身一阵激灵,这畜生太邪性了,竟然可以控制我的行动。

我问更爷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更爷说告诉我世间有许多上等的藏峰聚水的风水宝地,经过长年累月的聚集灵气,会诞生拥有智慧的虚体,一旦某种动物和它融合之后,就变风水兽。

风水兽拥有改变一定范围内风水灵气运行的能力,能控制我的行为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听着像是天方夜谭一样的故事,我虽然心中一疑惑,却信了几分,毕竟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现在想想被风水兽控制的时候,就像是一场噩梦。

我这才刚回村就遇到了这么诡异的事情,真要是进了狐儿岭,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更爷叹了口气,说道:“要是十四还在就好了,这些事情都是他告诉我,他肯定也知道破解的方法。”

我不由得一愣,原来这些东西都是十四叔告诉更爷的,那么十四叔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呢?

就在这是门口传来了一声猫叫,抬头望去,竟然是猞猁去而复返。

“更爷,猞猁又回来……”

话还没说完,身体就像是陷入了沼泽中一样,身边的空气变得浓稠,我竟然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更爷也发现了我的异样,再一看门外的猞猁,哪还坐的住,怒骂了一句畜生,站起来交代了一句等我回来,就追了出去。

猞猁见到之后,掉头就跑,更爷紧追不舍。

猞猁离开之后,我恢复了行动能力,但是刚才再次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让我心惊胆战。

我担心更爷年纪大了,会发生意外,匀了两口气之后,就追了出去。

刚跑出院子就看到更爷从外面回来,脸色阴沉的可怕,没等我开口,他就说话了。

“今天我睡你的房间,明天一早就进山,只有弄清楚竹海开花的原因,我们才能救老庙村。”

十四叔虽然已经离开了十年,但是他的房间我一直都打扫的很干净,就像他还住在这里一样。

我和衣躺在chuang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总是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发现身边有太多解不开的谜团,似乎都和狐儿岭有关,可是我却一无所知。

“啪!”

忽然窗户被风吹得拍打在窗棂上发出一道突兀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刚才开窗通风忘记关了,我起chuang开灯关好窗子,会转的时候发现桌上多了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七个字。

“进山后,小心账本!”

我心脏砰砰跳的厉害,这张纸条是谁放在这里的,我睡觉前就已经反锁了房门,难道是从窗户爬进来的?

不可能,窗户上都是大拇指粗的钢筋条,间距只能容一个拳头,怎么可能有人能钻进来?

我看着字条,翻来覆去的看了三四分钟,忽然眼前一亮,这个字迹是十四叔的!

最后的赊刀人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腹黑
  2. 精怪灵异小说
  3. 现代悬疑小说
  4. 异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