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穿越> 鬼才王妃,夫君请上榻

更新时间:2019-10-23 02:16:16

鬼才王妃,夫君请上榻 已ag直营网|官网

鬼才王妃,夫君请上榻

来源:南都看书 作者:洛言 分类:穿越 主角:夜天凌,容锦年

独家完整版小说《鬼才王妃,夫君请上榻》由洛言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主角夜天凌容锦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听说没,原来三王不娶那容府大小姐是因为她与太子苟且。”“表面一副清纯的模样,原来是个浪荡的女人。”“也苦了三王爷,捡了破鞋穿。”“........”女子皓腕凝霜雪,素手纤纤,手执白玉茶杯,轻轻啄了一口,静静听着茶楼的一言一语,自言道“此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没,原来三王不娶那容府大小姐是因为她与太子苟且。”“表面一副清纯的模样,原来是个浪荡的女人。”“也苦了三王爷,捡了破鞋穿。”“........”女子皓腕凝霜雪,素手纤纤,手执白玉茶杯,轻轻啄了一口,静静听着茶楼的一言一语,自言道“此时,应是传到荣王府了罢。”“姐姐,这是好妹妹我送你的第二份大礼。”寒风瑟瑟怒吹过荣王府的草木,因为主人的怒气使整个王府都处于一片压抑之中,布满了乌云雷霆。容向天朝服未换,一身大蟒盘踞全身,不怒自威。啪茶水落地四溅,容素华一袭白衣沾染上棕褐的茶渍,异常夺目。“父亲”容素华柔柔跪地,双眸之中泪水呼之欲出,我见犹怜。“看看你做的什么?败坏我容府名声。”“女儿是被人陷害的啊,父亲。”容向天怒然而起,扬袖便是一掌,在女子洁白无瑕的脸颊上留下了深红的掌印。“陷害?我亲眼所见莫非有假不成。我容向天怎么养出了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败坏门庭。”“父亲,相信华儿啊。”女子一双葇荑攀上容向天的朝服,泪目盈盈,娇柔不堪,好似下一秒便会昏倒在地。“王爷,饶过华儿这次吧。”柳如烟缓缓跪下,言语之中皆是母女情深。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看见容素华这样,也动了恻隐之心,他闭眸转身,负手而立,声音是一家之主,一国王爷的威严“来人,将小姐关入西阁,好好反省。”容素华刚要出音乞求开恩,就被柳如烟拉住了衣衫,示意她不要多说,她了解容向天,如此做已是极限,若还是不知好歹得寸进尺,就不止是禁闭这般简单了。于是女子噤声,轻敛了眉目,行了一个大礼后随着婢女走了出去,三寸金莲,袅袅婷婷。相对于主堂的风雨相交,容锦年在翠竹阁中却乐的清闲自在,嗯…………也很清贫。容锦年看着眼前的几点碎银,双眸之中隐隐有了些许波澜。好歹也是王府的嫡出小姐,为何这般的,这般的贫穷。虽然说钱不是万能的,可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啊。容素华撑着下颚,双眸中光华流转,忽就精光一闪,扬起了一个璀璨的笑容。城东的居香茶楼,是这几年皇城最炙手可热的聚会场所,西临朱雀街,东面霁月湖,即可赏风赏景。又临近京城闹市,所以此地既汇聚着鱼龙混杂的百姓,也有着高官厚禄的王侯将相。是一个打听小道消息的不二场所。容锦年以白纱覆面,暖风吹过,露出不点而丹的朱唇,与唇边的白玉素若杯两相辉映,妖冶多姿。她的眼神渐渐凝在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的百花雕饰的二楼栏杆处,楼上大多是衣着光鲜亮丽的人群,想来非富即贵。自古便是有热闹的地方就有钱赚,容锦年起身便向上楼走去,谁料到刚刚走到楼口,便被拦住了脚步,男人虎背熊腰,面目凶恶的很。“雅集阁不是人人都能进的。”容锦年一声冷笑,微微蹙眉也有万种风情“我也不稀罕。”尾摆绣着玉兰多多,刺绣精致,远远望去,仿佛迎风竟放,女子闻声后,离去的脚步微微顿住“姑娘,等等。”贾元祁行至容锦年身旁,扬起了平生最灿烂的笑容,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容锦年凝眸微微的端详了眼前的男子。一身蓝衣玉带,裁和得体,面容之中皆是小儿赤诚,仿佛还未深涉世事。既然有人邀,为何不去。女子的蜀锦绣鞋踏上桐木阶梯,发出清脆的响声,一步步,延绵至上。“那些奴才啊,就是狗眼看人低。”“这雅集阁是拍卖之地,他该是见了你银钱无多,不肯放你上来。”耳边絮絮之音,络绎不绝,身旁的男子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语,而容锦年自动过滤了那些不痛不痒,无关紧要的话语,得到了一些生财信息。苍陵大陆最值钱的应属药品,因为修行之难,加上先天的天赋影响,很多人都会在任何阶段遇到瓶颈,而只有丹药,能助他们突破自身的束缚,更上一层楼。所以不论丹药多贵,都会有人大把大把的拿出钱来,去买自己晋升的唯一可能,而这其中固魂丹和洗髓丹更是天价。堪堪一颗,就可以卖上几十万两,而这一次,拍卖的就是洗髓丹,最后以三十三万两的天价售出。洗髓丹容锦年咀嚼着这三个字,脑海中忽就出现了那一张被精致面具契合的一丝不露的脸庞,还有那一双恍如古井深潭的双眸,仿佛历经千百万年,风吹雨淋,练就了那样的旷达深远。她转了头,便一眼望见了隔岸的他,百人中独他一袭白衣恍如谪仙,夜铭曜勾了唇角,对着遥遥的她便是一个温暖和煦的笑容。“姑娘,你在看什么?”容锦年眨眼之间对岸便再无了那一身风华的男子,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她的错觉。她愣了愣,双眸之中多了丝丝考究。回过神对上那黑曜石般的双眼,容锦年摇了摇头。“一时走神而已。”“那姑娘请吧。”“多谢了,只是我有些不舒服,告辞了。”女子拂袖转身,双眼一直注视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在寻找着些什么。容锦年匆匆下楼,出门便是京都最为繁华热闹的朱雀街,行人千千万,唯独没有那一袭白衣翩跹。她双眸微黯,嘴角笑容带着思量。她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看花眼的,那么那洗髓丹就定是夜铭曜拿去雅集阁拍卖的.只是他一介王爷大抵是没有她这个在荣王府受尽欺凌的嫡出小姐贫穷的吧,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他既不奢华浪费,又不铺张浪费,要那么多钱作甚呢?“夜铭曜,你究竟是否如传说之中那般温柔无害呢。”荣王府距离皇宫不过堪堪百步,距离的远近同时你也暗示着权利的高低,荣王官爵位比三公,名列五王,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朱色金漆的大门麒麟衔环,看起来威严又端庄。容锦年刚刚踏入府门,便听见那熟悉的近乎讨厌的声音,尖利刺耳,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昨日才买的梅英采胜簪,怎的今日便不在了,莫不是被什么手脚不干净的人拿去了。”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穿越种田小说
  3. 日久生情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