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杀手谋略:嗜爱劫

更新时间:2019-10-22 23:55:47

杀手谋略:嗜爱劫 已ag直营网|官网

杀手谋略:嗜爱劫

来源:南都看书 作者:弦清 分类:言情 主角:苍灵,左湘琪

南国,无疆国,沧澜国三国鼎立。各国流传,得亡月图者得天下。亡月图,已经被南国上任帝君灭掉的北疆国的皇家地下宝库的地图,后北疆国公主将它用特殊方法画在其女云清颜后背…123小说网为大家提供杀手谋略:嗜爱劫在线阅读,杀手谋略:嗜爱劫(苍灵左湘琪)是作者弦清最新完成的言情小说。 展开

本书标签: 古代言情 古言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储行阁。 屋内孤烛泪淌珍珠木桌之上,烛下摊开一册纸张发黄的诗经,读书人心不在焉。 左言之踱至窗口,凉凉的晚风从窗口灌进来,牵着他的长发飘舞了许久。从储行阁的窗口可以看见大半个将军府,而最为显眼的则是那片桃花林。 白天的桃花林是一片千花万枝燃烧的海,夜里的桃花林却已危机四伏杀气弥漫。他看见苍灵很费力地卸掉一个黑衣人的胳膊,素白的脸庞上染了妖冶的血。紧接着又是夺下一个人的长剑,几乎是用了全力才刺中一名杀手,对方至少还有二十人。 他想,白日里她能躲过他的那一击,必定身手不错,没想到她原来只是反应比别人快点,武技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厉害。 他看见染上血迹的那张脸庞,想把它抹掉,那张脸应该永远那么素净。 空中传来阵阵哭声,在这诡异的夜里格外恐怖,由远及近,仿佛有无数鬼魂哀怨地哭。紧接着十八个蒙面人身首异处,只剩下瘫软在地的一个。 黑夜中他长发遮盖住一半如玉的脸庞,破碎的花雨纷纷扰扰地下了满地。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鬼魅,仿佛刚才二十个人不是死在他的手里。 他左手握着的鬼泣剑在月光下闪烁凛冽的寒光,微微闪了苍灵的眼。 那黑衣人知道自己行动失败无法复命,便咬碎牙齿里的牵机之毒,立刻毙命,苍灵都来不及阻止。 苍灵看看那道挺拔的身影,觉得左言之这样凌厉的一面她又见了一次,觉得他果然深藏不露,城府极深,不料左言之忽然转过身来嬉皮笑脸道:“这么久不说话,是因为本将军的伟岸和英俊深深打动了你?嗯?” 苍灵瞠目结舌,翻了一个白眼差点崩溃。而这个当儿,面前飞来一张雪白的绢帕,左言之万分嫌弃地说:“瞧瞧你那张脏脸,混在牛群里别人还以为是牛**,擦擦吧。” 苍灵胡乱擦了擦脸,捡起地上杀手留下的长剑追赶左言之,火冒三丈道:“你再瞎说试试?” 左言之自然知道惹火她没有好下场,即使自己武功胜过她,要是她拿琪妹来唠叨他就完啦,于是提着一口真气开始逃跑。 两人都跑累了,左言之看着身旁追过来的人说:“你说,暗杀你的那些没长眼的人是不是云夫瑶?” 苍灵瞪他一眼,喘气道:“我……我不知道。” 左言之猛地靠近盯住她的眼睛,眼里是洞悉一切的光芒:“是么?阿桥?” 她心里猛然一惊,心跳乱如擂鼓,说不清是因为他的怀疑,还是他那一声亲人般的“阿桥”。她知道这么大的动静,左言之却没出来,肯定是在哪个角落盯着她,所以她没敢使出真本事来,没想到还是被他怀疑。 她一路忐忑地回到栖灵苑,她现在的处境似乎很不好。她太知道那群蒙面人的身份了,她也太熟悉蒙面人的身后人了。起初,她也以为是云夫瑶不甘出丑,所以派人来杀她,后来她仔细看了看他们使用的长剑,每把在仿造皇宫佩剑的铭纹后,还有一个特殊的纹路,不仔细找根本找不到。 宣武门堂主级别以上的人几乎都知道,左护法苍灵有一个生死宿敌,白其芳。无疆国的公主,白其芳。 两年前,她在执行任务时,从白其芳手里救下一个无疆国皇子,叫什么名字她忘记了,不过从那时候起,她们两个就杠上了。白其芳几次混入南国来找她雪耻,身上仅有的四道伤痕,全是白其芳刺伤的。 她手段毒辣又诡异,让人猜不透她的行踪,即便是苍灵和忘忧茗在一起,在她手里才能胜她一筹。两年来的单打独斗,让苍灵几近心力交瘁。 按照她往日的作风,哪里会舍得让手下来偷袭,那么她自己,又在忙些什么呢? 左言之最近,又在忙些什么呢? 翌日,苍灵依旧早起,几个吐纳后感觉身体舒服了许多。昨夜下了一场小雨,石子路上都是被濡湿的痕迹,被洗过的爬山虎绿得仿佛要滴下来,呼吸间花香满溢,苍灵勾了勾唇,她好像喜爱上这里了。 此时下人来报,前厅有贵客到,将军请她到前厅迎客。苍灵没有什么表情地跟在下人后面,心里在暗暗猜测来人是谁。等到了前厅,她委实惊了一惊。 “哟,这就是在你的琴宴上优胜的那个琴师啊?瞧这小模样长得多俊啊。” 妖娆的紫色衣裙包裹住她玲珑曼妙的身姿,脚踝绑着一串六角金铃,每走一步就发出清脆撩人的响声;冷艳清丽的眼眸,藏着令人惊骇的深意,额间一朵曼陀罗开得魅丽。此刻她箭一般的目光,直直地刺向苍灵,爱怜般抚着右手镶有金铃的镯子,笑得诡异而妖娆:“老朋友,别来无恙啊?” 苍灵镇定自若地垂首作礼:“无疆公主依然美丽大方,看来确是无恙。” 这句略带讽刺意义的话语,白其芳如若未闻,继续玩着镯子,并不再打算说话。反倒是一旁被冷落许久的云夫瑶和左湘琪,惊讶地开口:“你们认识?” 苍灵看见一旁笑而不语的左言之,心里暗道不好,万一白其芳当众揭穿她的身份,一个白其芳就够她猛喝一壶的了,更别说至今仍探不出虚实的左言之。若被揭穿,她今天休想活着出去。 不料白其芳笑道:“本公主与独桥姑娘是旧时相识,当年曾在一个师傅手底下学琴呢。” 没想到白其芳帮她遮掩身份,苍灵皱了皱眉,不知她打的什么算盘。此时云夫瑶却执意要找苍灵的麻烦,高傲道:“见到本公主与无疆国的公主却并不行礼,你可知犯的是对皇族蔑视的大罪?” 苍灵从善如流地屈膝,请安道:“公主万福。” 云夫瑶一直得意的看着她,也不喊平身,侧过头去轻哼一声。 左言之看出她俩的不同寻常,邪魅一笑:“两位身份高贵的公主来我将军府有何贵干啊?莫非是齐齐地看上了本将军?啊呀,那可不了得,不了得!” 左湘琪和苍灵抖了一抖,知道这朵自恋花老毛病又犯了。云夫瑶面对左言之完全没有了那副高傲的模样,亲昵挽着左言之手臂道:“言之哥哥,这下我可以天天来看你了,皇兄已经下达了旨意,你可不能违抗!” 苍灵和左湘琪站在原地不明所以,白其芳却在一旁嗤笑道:“你的旨意,莫不是向我这独桥妹妹学琴的么,不然你皇兄怎么肯?” 眼见被拆台,云夫瑶不满地看了白其芳一眼,念她往日帮衬自己不少也就作罢。 几个人被邀进去喝茶,在路过苍灵时,白其芳在她耳边轻轻说:“苍灵,你的任务,是什么呢?” “与你无关,你无需再打听。”苍灵用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回道。 “呵呵,我猜,以后你一定会亲口告诉我。”白其芳对她意味深长地笑,款款进屋的身影,美艳而危险。 白其芳,到底你拥有多大的把握,能让宣武门的左护法苍灵对你暴露任务内容?苍灵落座,一双水眸如翻涌不息的湖面,暗流浅底。 左言之笑了笑,似乎什么都看到,似乎什么都没看到。 下午苍灵来到左湘琪的房间,云夫瑶果然不在这里。雾浓摆好两张琴台,左湘琪欣喜落座:“姐姐,再教琪妹一次昨日那个……” “洛神曲。”苍灵提醒道。 左湘琪稍稍尴尬,立刻微笑道:“那我们开始吧。” 苍灵抬眼环顾四周,觉得应该把那公主招回来。如果继续放任她在左言之的书房里胡闹,那左言之连处理密函的机会都没有,那她就更没有了。当下让左湘琪等一会儿,自己威逼利诱,总算把那单独在书房里的公主弄了过来,看来白其芳应该已经离去。 云夫瑶满心不是滋味,从小到大没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过。若不是苍灵用要跟她皇兄告密来威胁她,她怎么肯同自己的“情敌”、仇人、对手妥协。 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每次苍灵教左湘琪如何灵活运用十指,云夫瑶便会在一旁冷嘲热讽,一会儿用刀割断琴弦一半让苍灵出丑,一会儿又找来左言之说苍灵苛刻得很,故意欺负她折磨她,花样百出,十分令苍灵头疼。 几天下来苍灵已经完全摸透云夫瑶的套路,是以每次教授,都让左言之的护卫洛水在一旁看着。洛水寡言少语十分冷酷,云夫瑶暗地里使的那些小手段他看在眼里,一边为苍灵左湘琪说理,一边给左言之汇报情况。 左言之起得很早,然后提着木剑去桃花林里练剑。几个招式过后,一名紫衣男子落在地下,双膝跪地,两手握成拳举在低垂的头上。开口,毫无起伏:“参见将军,属下有事禀报。” 左言之停住,高高地站在那里,宛若天神。没了平日的嬉皮笑脸,此刻的他神情难辨,心如止水。 简单一字,沉静而凝重:“说。” “将军请看。”紫衣人递上一封信函。 左言之从容地撕开信封,修长的十指被黄色的纸页衬得白润如玉。细细地看,唇角慢慢地勾起。 “告诉公主,让她不要担心这里,本将军自有打算。”

杀手谋略:嗜爱劫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