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凝视者

更新时间:2019-10-23 00:47:46

凝视者 连载中

凝视者

来源:南都看书 作者:爱着艺术的蛇 分类:玄幻 主角:渊.,艾莱依

他能很简单的看穿一个人,能感受那个人所有的心情,哪怕是深埋在内心最深处、最深幽的心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是,一个凝视者。......凝视者是一部最新玄幻小说,由爱着艺术的蛇精心创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 暗之取引 一丝运气很好的月光透过了乌云,只照亮了他们面前某个区域一秒不到的时间。就这一秒,他们训练有素的眼睛里都映照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一个人,不对,是一个类似人的东西。 细长的四肢、高高的轮廓,就和一个瘦高的人一样,除了它全身都被漆黑之色覆盖以外。 就连它头上脸的部位,都只能看到两样东西。空洞而惨白的一对眼洞,长在眼睛的位置,还有… 一轮新月,和天上那个一模一样,弯弯的新月。长在嘴的位置。 反应快的长官一剑就斩了过去。 月光消失,世界重归黑暗时,只传来了长剑碰撞到石头上的响声。 “这,这是什么东西?长官,要使用照明弹吗?”一个士兵问道。 “小声!闭嘴!计划不变!”长官压低声音吼着。没看清,他根本没看清那个人到底是谁,看上去和那个叛徒男身形没有差别,但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把那个气息和那个叛徒男对上号。 那根本就没有人的气息。 只要扫一眼,他就明白他的同伴们也没有看清楚。 这是那个叛徒男的魔法?不,造出“带有气息”的分身什么的,绝不是他能够做到的。那是,他的【技能】? 不同于只要努力谁都都能学习的魔法,技能是只属于个人独有的,别人无法用同等的魔力模仿的东西,那是强者的证明,或者说,天生运气好的奖赏。 将自己的魔法混合自己的技能,衍生出各种奇招异式的人大有人在。甚至还有因为这个创造出新的技能或者魔法的先例。 如果是技能的话… 他陷入了进还是退的纠结之中。进,可能会遭到奇怪技能的反击,那么,要退么?退?退了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呢? 他立马打消了退的念头。 “长官,我们应该继续前进吧?”他的手下也是这么想的。 “没错,我们继…” 一声沉闷而响亮的重击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还有他的思考。 是啊,怎么把那只戮兽忘记了呢?让它帮自己解决那个小子的话,只带回去尸体,什么都好解释。 绝对不会被戮兽发现的信心,让他翘起嘴角哼了一声。 他向前摆了摆手,众人继续向前。 他们又往前进了,有十分钟。 前面出现了一条岔路,一条往左,一条往右。 漆黑之中什么东西迎面向长官飞来,他用坚固的腕甲轻松地弹开了。 那是一颗小石子,从右边的岔路飞过来的。 “哼!和我来这一套!”他冷笑了一声。 刚刚附近传来的那声沉闷的一击绝对是戮兽稳稳地打在那个叛徒身上发出的,有实际战斗经验的他可以百分百确认。而那一击,就算是有防御的魔法或者强化体能的附加魔法在,对那个瘦弱的家伙来说,都绝对是重伤。 可能是他接下来用擅长的逃跑,躲开了戮兽,可没想到后路被我们断了吧! 所以才故意用那个奇怪的能力,想把我们引到右边去,自己趁机溜掉! 想都不要想! 长官带领着队伍,一股脑扎进了左边。 一片狼藉。 这是转过弯角,来到这个不算太大的圆型空地的他,脑袋里出现的第一个词。 帝国军队特制轻甲、衣服还有人的碎片,散落了一地。军用佩剑插在了一块石头上,上面粘着不知道谁的血。 梅赛西亚军队特有的勋章,正在亮着微微的淡黄色光亮。这是佩戴者已经光荣殉职的信号,这时,勋章会发出亮光和魔力,让搜寻队知道它们,换句话说,也就是他们的存在。 而这微微柔黄照亮的,只有那个渊隔着门一脚踹飞,被留下来修复封印的那个家伙,刻印下他最后惊恐表情的脸。 三个士兵都愣住了,他们都被眼前的东西所震撼,却不知道该聚焦在哪里。只得挣得老大。 长官想了起来:是啊!留下来修复封印的他,自然也被传送了过来,而距离封印最近的他,自然也被传送到了最危险的地方! 如果那个叫渊的小子已经发现了这一点的话… 他抽出照明弹,对着半空扔了上去。 喷出红色烟雾并闪着光的照明弹,在落在地上之前,展现了一个躲在他们头顶一块突起岩石背后的,一个剪影。 随即,这块石头就被长官掷出的长剑刺穿了。 照明弹落地,那里又笼罩在了黑暗中。 同时,一个东西,掉在了他们几人的旁边,摔了个粉碎。发出清脆的响声,这个响声在这个环境下,和打雷无异。 就算是他们藏在头盔里的鼻子,也能闻到一股强烈的兽血腥味迅速扩散开来。 那是扎克尔狼的血。 原来如此,蜘蛛吃苍蝇,结果苍蝇叫来了乌鸦。 长官举起右手,往后一拉,他的剑又飞回了手上。上面干干净净。 “喂!尿**的几个!”长官两手握剑,剑尖和他的鼻头一样高,他充满力量地叫着手下们。 “队…队长!是!”其中一个反应了过来,但他立马又反应了过来,“长官,你的声音…” “拿起你们的武器,咏唱你们的魔法,拾起你们的心情!准备战斗吧!”黄色的电流开始在他手上充斥。 “我们已经被发现了。”他苦笑着。 像是肯定他的这句话一样,一个巨大的黑影,一脚踩灭了照明弹。 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个漆黑世界里,黄色的雷电光束,和对面不远处,一双在黑暗中拖出长长尾巴的修罗红眼。 “看着我们进入你的圈套,很高兴是吧?你就趁现在好好笑笑吧!因为…”队长把剑往空中一指,他的队友们都悄悄闭上了眼睛。 明亮的闪光从他的剑上射出,直接把这里变成了拥有光源的白天。野兽的红光被突然的刺激,弄得没了踪影。 “…它就是你的下场!!!”长官大吼一声,发起了冲锋。 他的剑上附加了微弱的黄色雷电,这一剑下去,至少可以让没有防备的戮兽失去一只眼睛。 不!他直接打算就从眼窝的位置,一路直接插到天灵盖去。 可他并没有成功。 野兽和人不一样,它们很聪明,但它们不会被“战略”所困扰,正因为它们很单纯,所以它们才能【只被一种】情绪所完全控制。 此刻,戮兽被愤怒,完全支配了。 它并没有睁开眼睛,那种视觉所带来的安全感它们不需要,它只是因为有人闯入了自己的领地,而感到愤怒而已,现在,它唯一能表达它那冲天愤怒的方式…就只有嚎叫。 它的嚎叫,可不只是让人捂住耳朵的程度而已,它的愤怒,定能传达天听吧! 长官直接被这巨大的音波冲飞,失去了这次完美的攻击机会。 落地之后,他还因为惯性向后滑了一大截,拖出了两条灰尘。 他停的位置,刚好避开了手下们的瞄准线… “发射!!!”他如同指挥着扛着大炮的二营长一样激动。 冰属性、火属性还有雷属性的标准蓄能球体一势齐发,在戮兽的上半身上炸开了三种颜色的花。 “起效果了吗?!”这句话在戮兽一巴掌打飞了最后一发法球之后,被士兵咽下去了。戮兽拥有很强的属性抗性,火属性的爆炸只留下了一点灰烬,冰属性的也只让它的皮毛起了一点霜。倒是雷属性让它的怒吼稍微颤了几下。 这给了长官突袭到戮兽背后的机会。 他端平长剑,对着戮兽的腰部用力横切了一下。 这一下见了红,也削掉了一大截硬毛。 太浅了!手感告诉他这一点。 斩击不怎么能对它产生太大的伤害,既然如此! 就刺进去! 他一只手抵在了剑把上,一个大踏步,两腿一加力,捅了出去。 戮兽的大爪子,同时正在随着它的转身袭来。 “应该是我比较快。”他默念了一句,只要他的剑进了皮肉,那泄了力的一爪,就没什么大碍了。 还差那么一米的时候。他左耳听到了一声“嗖”。 接着,有什么东西撞到了他的剑上,清脆的一音叮当作响。 这个东西带来的力量,让他直刺的剑,稍微往右边偏了一点。其实也没啥,就是让刺进去的地方稍微往右边一点,还有,慢个一两秒而已。 剑到底有没有刺进去,长官没有感觉到,现在的他只有满脑子的耳鸣,以及模糊的视线了。 到底在空中转了几圈呢?他与地面接触的时候,感觉自己躺在了自家的chuang上——轻飘飘而又沉重。 连戮兽的怒吼,现在都像是催眠的音乐。 三个手下和怪兽之间互相交错的影子,在他眼中交织成了一个迷乱癫狂地扭曲之物。和他噩梦之中见过的鬼怪并无二致。尤其是再混上一点血液,还有尖叫声之后。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怎么也支撑不起自己的身体,只得到处乱抓,和溺水的时候拼命抓住一切能抓的东西差不多。 他左手碰到了一块大石头的边缘,这能帮助他站起来。 他右手却抓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它扁扁的,又很有质感,而且还是凉凉的,把它握住的右手手掌都冰凉了起来。 长官眯起眼睛,努力看清了那个东西,随即立马清醒了起来。 那是一把没有刀柄的飞刀。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玄幻爱情
  3. 幻想修仙小说
  4. 剑与魔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