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异能> 黑影重临

更新时间:2019-10-19 13:08:32

黑影重临 已ag直营网|官网

黑影重临

来源:南都看书 作者:不知箸 分类:异能 主角:尹哲,陶乐

小说《黑影重临》是作者不知箸创作的一本热门异能小说,主角为尹哲陶乐。尹哲在数百年前成为死神之一——无影的影子杀手,跟随她负责执行人类的自然死亡,并在期间对无影的情愫越种越深。但是,在近一百年前,无影突然没有任何预兆地消失了。在寻找无影的过程中,他循着线索逐步锁定了人类陶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陶乐大清早就出了门,心里想着让自己偷个懒,趁着天气好去公园转转也好。走在公园里的长廊里,她就想起当初遭遇奇葩相亲男的经历,遏制不住般地一个人对着空气傻笑。 只是想到谁就偏偏遇到谁,陶乐揉了揉眼睛,确定在走廊尽头坐着的是相亲男二号,因为他随身携带的鱼缸实在太令人过目难忘,而此刻相亲男身旁坐着的女生正颇有兴趣地看着他在那边逗鱼缸里的鱼。见两人气氛如此融洽,陶乐知趣地想换条路走,转身,却险些撞到身后的人身上。 “尹哲你怎么……”看清楚身后的人之后,陶乐很是吃惊。 “没什么,就是过来找你的。”尹哲简单干脆的回答却让陶乐莫名地感觉心惊肉跳,如同不好的预感一般…… 尹哲将涂盼的事前前后后同陶乐说了一遍,看着对方脸上透露的难掩的情绪波动。 “只是消失而已,并不是……死了,不是这样吗?”沉默了几分钟,陶乐才缓缓开口道。 “可我们并不知道找到他的方法。”尹哲忖度着字句,不想对面的人太过失望以至绝望。 “被祝福过的生命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从这个世间消失,活那么久,总能再遇到的……”陶乐失神一般地喃喃着,跌跌撞撞地朝走廊出口走去。尹哲静静地望着她的背影,定定地站在原地。 最终还是隔着一段距离跟在陶乐身后,确保她安全到了家这才转身离开。 “陶乐?”诊所里面没有开灯,室外的光线却暗了下来,梁野看着缩在沙发上的黑影,试探着开口,并开了房间里的灯。 在突然变亮的光线刺激之下,沙发上的人皱了下眉头,接着发现什么一般失神地盯着桌子。 梁野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却见一条银色的手链,细看之下,觉得异常熟悉,分明同涂盼之前回来的那一天晃着手腕向自己炫耀的那条手链一模一样……怎么会? “涂盼回来过……可我竟然什么都没发现……”握着手链的陶乐眼神很是迷离。她很确定,并没有谁来过,可是,这条手链她不可能认错,手链接合处勾勒着的字母是涂盼名字的全拼…… 眼下乱成一团的状况梁野不知该如何解释……只是,因为这样奇怪的事,不只是陶乐,都觉得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棵稻草。 “涂盼一定还在,在世上的某个角落,绝对没有……”陶乐说到这,咽下了剩下的两个字,绝对没有死掉。 陶乐所说的,当然是梁野他们所企盼的,只是,先前尹哲的话分明……可看了一眼沙发上像是重新获得生机的人,他还是将想说的话生生地咽了回去。他想说,不能确定的事,不要耗尽时间一味地等待,人的一生何其所长又何其所短,但他自己也觉得这样的话未免太薄弱了些。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梁野看着对面的人,小心翼翼地问了出口。 “还能有什么打算,自然是等着他回来,不过,眼下倒是有打算,”这样说着,陶乐揉了揉肚子,“午饭就没有吃,现在好饿……”说着就无奈地笑了。 梁野见状也是笑,心里倒也松了一口气。“想吃什么?” “一块去吃牛肉面吧?好久都没有吃它的契机了。” “怎么说?”梁野不解“契机”二字的含义。 “总觉得面是温暖人心的东西,觉得难过觉得不安时,吃了会莫名地有种安心感。” 梁野闻言轻轻一笑,没再说什么。 跟着陶乐从大道走向小巷,在曲曲折折的小巷里面七拐八拐,终于,身边的人看着招牌停了下来。“就是这了。”陶乐边说着边率先走了进去。 店里的装潢很是家常,洁白的墙面用几幅工艺画和一些小布偶装点着,坐在冲着厨房的位置,在寒风中一路走来的脸蛋能感受到阵阵混着牛肉汤的热气扑面而来,很舒服。 “老板,两份大碗牛肉面,加卤蛋。”陶乐开口,“这样试试看吧,对我来说可是屡试不爽的搭配。”接着冲对面的梁野说。 梁野点头。 不消一会儿,老板娘就端来了两大碗牛肉面。 陶乐拿起筷子却没有开始吃,而是示意梁野先尝尝看,直到看到对面的人笑着点头才开始吃。用餐过程,两人一直无言,说不上各有所思,倒也不至于尴尬。 心满意足地吃完牛肉面,梁野送下陶乐之后离开。 这一天下来,对陶乐来说犹如一场混沌的梦,冲着热水澡,在朦胧的水汽中,陶乐才感觉愈发地清醒起来,如同伴随着心脏的重新恢复正常的频率一般,种种的愁绪再度将她缠绕得简直无法呼吸。可是,就算是此时此刻,恐怕自己都没有真正理解到消失的含义吧。陶乐这样想着,皱眉的同时眼泪混着水在脸上肆虐。 “没关系,好好睡一觉,兴许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奇迹会发生也说不定。”躺在chuang上,陶乐闭着眼睛在心头默念,右手手心里躺着的是一条手链,有着凉凉的触感,手链上涂盼的全拼有着很柔和的笔触。她还没来得及或者说根本就从未想过告诉他,手链上烙印上的是她的笔触。或许都是这样吧,一些事自然而然到足以忽略,但在你不以为意的岁月戛然而止后就显得越发刺眼,若是想起便如扎在心脏上的刺、攥住喉咙般地不能呼吸。 “乐乐呀,距离上一次你说的短期内来不了可过了十几天了啊。”电话那头的陶乐妈的言外之意非常明显。 “妈,我……”电话这头陶乐踌躇着不知如何开口搪塞过去。 “又有什么原因没办法让我跟你爸见到?”陶乐妈的语气中已经有了些许的不悦。 “妈,其实,我们分手了。”一咬牙一闭眼陶乐干脆地断了爸妈的念想。 “什么?!”这次,电话那头的不悦瞬间被震惊代替。 “分手了。”这次,陶乐的语气非常平淡,好像在说的是不关己的事。 “你说你,好不容易谈个恋爱还那么快就分手,你是……” “我被甩了。”陶乐的四个字瞬间将陶乐妈的不打一处来的气扑灭了。 “这样……”陶乐妈斟酌着字句,想着如何安慰电话这头的自家闺女。 “乐乐,对方有那么好吗?不对,不管多么好你都别放在心上,前几天你二姨就说有相亲让你去,所以,别多想了,好好收拾下自己,等着我们的电话吧。听到没?”说话的是陶乐爸,一改往日的温和,雷厉风行地说了这么一通就把电话利落地挂上了。 剩下陶乐在这头心绪百转千回。现实并没有如那一晚她的乐观祈祷一般发生奇迹,三天过去了,尹哲他们未曾找到丝毫关于涂盼踪迹的线索。一切都平静得不像话,又或者是暗潮汹涌,只是她早已无力去分辨,涂盼是对他那么重要的存在,突然消失,她的世界却还是随着日升日落循环着以往的轨迹,单就这一点,已经让她觉得压抑得难受。 陶乐抬头,却见默默趴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眼睛眨都不眨。想了想,陶乐还是起身,穿了外套,牵着默默出了门。 时间接近正午,公园里面人很少,显得静悄悄的。公园正中央的水池在冬日里早已结了冰,晌午的阳光洒落在冰面上,白得晃眼。陶乐走累了,便坐在树下的木质座椅上,牵着默默绳子的右手也插在了大衣口袋里,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阳光透过眼睑,闭上眼睛后的世界是红色的。默默趴在陶乐的右脚边,一如往常般的安静。 世界静谧到陶乐几近睡过去。 突然,感觉到右手传来默默拽动绳子的力气,陶乐睁眼,却见不知什么时候左边多了一个人。 对方身着铅灰色的皮质夹克、黑色圆领毛衣、黑色休闲裤、黑色马丁靴,阳光下对方的及耳短发泛着微微的棕色,陶乐看到的对方的侧脸鼻梁笔挺、睫毛纤长。似乎察觉到了陶乐的视线,对方睁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闭起的眼睛,朝陶乐转过头来。猝不及防的视线交会,对方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似乎有着令人的思维陷入漩涡般的魔力,陶乐有片刻的失神,便匆忙收回了视线。 好看的眉眼,比一般男子要精致许多,却也不会因此而带上几分女气。 只是,与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同坐在一张长椅上,未免尴尬了些。陶乐起身,作势要离开。 “它叫什么名字?”对方却突然开口,陶乐转身,见他右手食指指向默默,问询的视线投向自己。 “哦,默默。”陶乐反应过来后回答道,随即离开。 身后的男子挠了挠头发,神色中带着几丝沮丧,嘴中小声嘀咕着,“我问了小狗的名字,难道她不应该问我的名字吗?”这样不知所谓的问题。 “我叫安夜!”最终还是心有不甘地冲着几米开外的陶乐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陶乐闻声回头,看着男子冲自己摆手,颇觉莫名其妙。 “唉!好像根本没什么意义呢。”男子起身,看似烦躁地走来走去,右手用力地压在脖子后面。 对于陶乐来说,男子的举止着实有些奇怪,只是,陶乐并不觉得对方有是坏人的可能性。陶乐也逐渐意识到,自己之所以有片刻的晃神,似乎并不是对方的眼睛有什么魔力,而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可是,这样的念头又让陶乐觉得荒唐不已,第一次见到的人,哪来的熟悉感? 而叫安夜的男子,今天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陶乐。

黑影重临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腹黑
  3. 异能小说
  4. 职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